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0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加拿大歷史重現—King’s Landing VS Acadian Village

第一個造訪的歷史村位於NB省中部大城Fredericton附近,是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後,由一萬多名英國保皇黨員在加拿大落腳建立的村落,當時他們搭船由St.John’s這條河進入陸地,因此這個河畔的聚落就叫做King’s Landing Historical Settlement。
二十世紀要蓋水壩發電會使河水上漲淹沒這些建築物,政府便把其中13棟房子遷到現址,作為歷史建築保存下來並開放觀光客參觀。每一棟房子當時住著誰、穿什麼衣服、從事什麼行業、家裡的擺設、房子外種的植物或圈養的動物都相當考究,走在其中真的就像穿越歷史一樣有趣。
我們買了票後等11:30坐馬車進入村莊。其實走進去也不遠只要十五分鐘,但果糖果醬都超想坐馬車的,整個很興奮一直尖叫,上了車也目不轉睛盯著馬看,這麼貴的門票當然要多坐幾次才划算啊!
駕車的婦人跟我們解說這裡的歷史,並說過了河之後就會回到十九世紀,為求真實那邊沒電沒自來水沒任何現代化物品,而房子裡的人也是不知現代的演員,鼓勵我們多與他們交談便會知道當時的人們是怎麼過日子的。
我們參觀的第一家是以紡羊毛維生的林特夫婦,林太太和她朋友坐在火爐前邊燉雞肉邊勾毛線。邀請我們隨便坐,說她先生帶三個小孩去探望組父母不在家,看到我抱著果醬還特地帶我去裡面的房間,坐坐當時她先生做給她搖小孩用的搖椅。
言談中煞有其事的問我們打哪來,「哇台灣哪!坐船要多久啊?It must be a long ferry ride~」當媽媽詢問可不可以拍照(take a picture),她回答:「Sure, but I don’t have any picture, if you see one you can surely take one!」真有趣。
走在村子裡隨處可見穿古裝的村民:用馬車載牧草的、要打水回家的、去鐵匠家訂製湯匙的,還有要去學校上課的小孩,見面互相打招呼都好英式:”Good day””Good afternoon, Sir!””Nice Weather, isn’t it?”很愛用天氣打招呼。
我們去了雜貨店,架上擺著香料茶葉皮革等,老闆娘說有些是進口的很貴,也有些食品較便宜,幾乎都是以物易物為主,例如某太太剛拿了三顆蛋換一包豆子回去煮湯,若沒東西可換就先記帳,等田裡收成了再拿作物抵銷。
我們在村裡隨便晃,一間間的木頭房子都可以隨便進出,看當時的鐵匠家裡各式的打鐵器具、農人家旁的養馬養牛的穀倉、印刷店老闆的排版印刷工具、市長家裡的打字機和書桌、伯爵家華麗的壁紙和花園…每棟屋裡都有人,穿著符合身份的古時衣著,邊做工作或家事(打鐵餵家畜清穀倉洗碗打掃編織…),邊跟我們說著不同的人生故事,都是用第一人稱敘述,在這樣的氛圍中聽來感覺特別真實。
Moris太太的房子我們待得最久,因為她奶奶留下來一整個衣櫃的衣服,可以免費試穿,我和媽媽玩得不亦樂乎:換上古式洋裝衣服,再找帽子和披肩搭配,在這樣的老房子裡拍照好有趣啊!
Moris太太看我們這麼投入還打開另一個櫃子,拿出小女孩與小嬰兒的洋裝,還有男人的衣服,全部人打扮好後她還特地讓我們去她家典雅的客廳拍照。我和媽媽欲罷不能拍得好開心,其他遊客來來去去都沒我們待得久,幸好房間裡也有好多古時玩具和洋娃娃,讓果糖果醬也玩得不想走。
午餐在雜貨店外隨便吃點自己帶的水果餅乾,吃完時聽到手搖鈴的聲音,原來是學校要上課啦!所謂學校也只不過是一間小平房當教室,裡面只有黑板與十來個座位,教室後方小草坪上有個升旗台插著英國國旗,再過去一點還有個毛坑式的廁所。下午一點半老師會在教室前搖鈴,該上課的孩子們便急忙跑過來集合:男生一排(三個)女生一排(八個),列隊排好後才能進教室(女士優先入座)。
教室坐滿學生就沒空間了,遊客只能在門外窗外看,學生坐定後先檢查手指乾不乾淨,再點名,全體起立唱英國國歌,然後坐下老師發本子開始上課。果糖看到這就沒耐心了吵著要去看羊看雞,不然我還真想看他們要上什麼呢!
繞一圈三點多又聽到手搖鈴,村裡突然又冒出好多小孩往學校跑,可能教室不夠要分兩班上課吧~這些小孩好像是來參加夏令營的,下了課分兩三組由大人帶開,我們在穀倉裡遇到其中一組來幫忙餵剛出生的小牛、趕羊群入穀倉餵羊。
村裡也有教堂,過了教堂繼續往村外的樹林走,是一個愛爾蘭人的家。這位愛爾蘭移民講英文真的就有濃濃的愛爾蘭腔,他告訴我們他老婆帶他兩歲女兒回娘家,種亞麻的他留下來忙農事(但是他偷懶坐在樹下休息,還叫我們不要跟他老婆說),他教我們用槓桿原理省力從井裡打水上來,用鋤頭鋤一塊草根餵豬,看得果糖目不轉睛!他也邀請我們到他家坐坐。家裡有各式各樣製麻紗用的工具,但其他家具就只有壁爐、一張餐桌幾張椅子、一張床,床上鋪稻草當床墊是他們夫妻睡的,睡不下搖籃的小朋友就睡床底下。
聊天時提到我們去過愛爾蘭,對健力士啤酒Guinness印象深刻,並問他想不想家。出乎意料他說完全不想,因為留在愛爾蘭務農非常慘,會被抽很重的稅而且不可能有自己的土地,而在加拿大這裡雖然因為宗教不同必須住在村落外,但是只要努力就可以有自己的財產,比起留在家鄉的佃農生活好太多了。偶爾想家時他就會偷喝自己釀的啤酒,藏在田裡豬圈裡不讓他太太知道。就是這樣的小人物見證了那個時代的歷史啊!
村裡有很多家畜:牛羊豬馬雞鴨,都用木頭圍起來,果糖就像在逛動物園一樣開心。玩到五點搭最後一班馬車回到現代世界,工作人員們也紛紛從屋子裡出來要下班了,看著穿古裝的他們提著木籃子或布包走在這座古村裡,很難想像他們也會開車上下班啊!


兩週後我們爬完NB省最高峰隔天,開去NB省東北邊的Caraque小鎮,這裡有個法國歷史村Acadian Villege相當聞名。大家都以為加拿大的法語區只有魁北克省(蒙特婁市、魁北克市),但其實在NB省的Caraque鎮上也到處可見法語路牌。
許多房子前都掛了融合法國國旗顏色的Acadian Flag,甚至房子椅子電線桿都漆成旗子上的三個顏色,強烈地宣示自己法國移民的文化,這份驕傲自豪讓我和川看得頗為羨慕:在號稱尊重多元文化台灣,我們也很少看見這麼大張旗鼓的宣佈自己是客家平埔或是新住民啊…
這個Acadian Villege也是可以坐馬車逛許多古建築,不過時代跨越19-20世紀,因此許多屋子裡可以看到鋼鐵製的爐具甚至是電話,園區內還有火車站、汽車工廠和加油站。
我們看到一輛福特的古董車停在加油站前,好奇地想知道要怎麼加油,但繞車一圈就是找不到油箱孔,問了修車廠老闆才知道油箱在座位底下,乘客得下車掀起坐墊才能加油。老闆還說雨刷只有駕駛前面有一支,而且是手動的得邊開車邊自己刷,這還是當時最先進時髦的配備呢!科技的進步真是日新月異~
雖然也有古裝人物在每一棟老建築中,但是他們是解說員,用英語和法語向遊客介紹:這是誰的房子,他有幾個小孩靠什麼維生,而不是像Kings Landing那樣假裝自己是房子主人。
原本擔心法文會聽不懂,但他們很熱情,一知道我們是外國人就改說英文,看我抱果醬就把搖椅讓給我坐。參觀農舍時,一位太太請我們吃自己做的窯烤麵包,她說光是把窯裡的火燒旺到可以烤麵包就要花掉一上午的時間,照古法當天現做的麵包沾奶油就好好吃。
逛錫店時老闆好奇地問我們從哪裡來,「哇!台灣!那麼遠啊~」還現場剪錫片捲成口哨送給我們當禮物。酒吧的老闆也驚呼說他很榮幸有台灣人光顧,問我們怎麼會知道這裡,還一直裝鬼臉逗得果糖果醬哈哈笑。
果糖開心極了,因為這裡不但可以坐馬車,家家戶戶都有養雞或牛羊豬馬,甚至是兔子或驢子,她隨著我們一家家拜訪時根本不想參觀房子,都直接跑去後院看動物,拔野草餵他們玩得好高興。
讓我印象最深的是當時的學校,也是小小一間教室而已,黑板上寫一行法文就得加上一行英文翻譯,還會有督學巡迴抽查確認老師有教英文,只要是殖民地就有這種悲哀啊!也難怪現在的居民會堅持法語文化。
因為果糖一直要看動物餵動物,我們從早上十一點到下午六點關門都逛不完,閉館前最後看了當時的磨坊,使用水力的設備現在還可以用相當神奇。
因為逛得太晚所以沒有馬車坐了,果糖逛得很累不想走,坐上在柏川肩膀卻又心情很好,直嚷嚷:「今天真是好日子,這裡好好玩喔!我喜歡~爸爸媽媽下次要再帶我來好不好?」
生硬而遙遠的歷史,透過這樣日常生活的真實呈現,竟能讓三歲小孩念念不忘地樂在其中,真讓人佩服加拿大政府的巧思啊!
那時的台灣剛好碰上高中歷史課綱的爭議,國民黨政府強勢曲解台灣歷史,地方政府對於有歷史意義的老建築也不屑一顧,短視近利爲經濟開發而拆除(不然就是莫名起火燒光)…對於加拿大這種保存庶民歷史記憶的方式,台灣真該好好反省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