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0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聊聊果醬說說果糖

果糖果醬都很愛說話,唧唧喳喳講不停。果糖說話速度很快字都黏在一起,聽不習慣的人根本聽不懂,柏川還一度擔心她大舌頭要去檢查,不過果醬卻是字正腔圓,講話時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講,大家都聽得懂忍不住誇她。果醬很愛用語助詞,每個句子結尾都要阿呢內喔一下,有一陣子她經常把否定放在句子後面:「換卜布,不要內(我不要換尿布)」「爸爸刷牙,不可能內(我不要爸爸幫我刷牙)」「這是什麼呀?我不知道啊!」我教她這是octopus,她會回答:「哦~ 阿ㄊ斯(很努力發出同樣聲音),是什麼呢?」「喔,我懂了耶~」另一陣子不知是模仿誰,果醬會在每一個回答裡加上當然這兩字:「我當然不要吃飯飯啊」「我當然要喝湯啊」「我當然不知道啊」,一副小大人的樣子。
果醬說話時一臉認真,很努力想好每一個字的樣子,還會忽然冒出一些不知哪來的辭彙。例如我說:「媽媽累了要休息了」果醬立刻接口「休息一下進廣告囉」;阿嬤餵她吃魚,果醬說「吃聰明魚,不化妝也美麗」。果糖自己上廁所阿公就會給她看一集Dora卡通的影片當獎勵,而週末有天我賴床不想起來尿尿,果醬便回答:「小馬桶,尿尿內,阿不然,Dora沒收喔~」她犯錯時看我或阿嬤非常生氣會主動靠過來道歉:「道歉,媽媽/阿嬤道歉,我應該不是故意的吧」,讓人忍不住想笑。
下班回家,果醬看到我會高興地大喊:「媽媽你回來了!」還會過來抱我,原本不打算過來的果糖見狀也會放下手邊的玩具衝過來搶著抱:「媽媽我想你~」不過當我把臉頰湊過去索吻:「那親迷咪一個呢!」果糖立刻照辦,調皮的果醬則會笑得很賊,然後故意親在我的肩膀上,我說不是啦搞錯了是親臉頰,她就笑得更開心然後再親一次肩膀或手等其他地方,我重複要求五六次她就是不親臉,整個過程咯咯笑個不停,似乎很享受這種不聽話的快樂,直到我假裝生氣難過,她才帶著好吧就饒了你一次的笑容吻上我的臉頰,嘟嘴巴獻上好軟好溫柔的吻,讓人拿她沒辦法。

調皮的果醬很喜歡故意唱反調,問她要不要她一律不分青紅皂白直接回答:「不要!」「我當然不要呀!」甚至是問她要不要喝牛奶/玩玩具也被拒絕,但是一看到我或姊姊在吃或玩就立刻哭叫:「我要,我也要,嗚…(雙手掩面大哭)我沒有牛奶/玩具了」我說你剛剛自己說不要的啊,她眼眶泛淚哭著說:「討厭~ 我要,我現在就想要!拜託嘛~嗚嗚嗚」媽媽總說不該叫她果醬的,叫果醬難怪脾氣這麼倔強,只要沒有順著她的心意她就會大哭大叫她想喝牛奶我說家裡剛好沒有,她立刻眼眶一紅:「討厭,哇嗚烏」眼淚就流下來了;去公園玩要回家了/看電視時間到了要關掉反應更是激烈,邊哭邊喊加跺腳「我不要我不要回去」「我不要我不要讓眼睛休息啦」,即便我好說歹說甚至拿零食或新玩具轉移她的注意力都沒用,她會一直哭到她滿意了為止。
這種態度在管教上就讓我很傷腦筋。兩姊妹的爭執果醬都倔強地不肯低頭:「我當然不要道歉啊」,看我和果糖板起臉還會先發制人:「哼,我生氣了!」要她面壁反省開導她也沒用,語氣兇一點她就大哭,不論好說歹說她就是不道歉。幸好果糖即便嘴上說不跟妹妹玩也一下就忘了,兩人馬上又手牽手地辦家家酒,果醬和姊姊玩得開心之後,也願意向姊姊道歉呼呼。
有次週四兩姊妹在阿嬤家,果醬午睡果糖睡不著又無聊竟然往妹妹的臉頰上狠狠咬一口,妹妹痛醒大哭果糖趕忙輕聲哄她:「妹妹乖喔不要哭喔~」阿嬤起先很感動,後來才發現妹妹臉頰上清楚的咬痕,質問果糖才承認是她咬的。下班我去娘家陪她們過夜,問果醬臉怎麼啦,她說:「姊姊咬我痛痛啊」,於是把果糖訓了一頓;週五柏川來也問果醬臉怎麼啦,她說:「姊姊咬我痛痛啊」,於是又把果糖訓了一頓,週六早上睡醒時一看咬痕未消,柏川又問果醬臉怎麼啦,她竟然回答:「我已經講過了~」然後不管柏川怎麼問都拒絕回答,真的超有個性。
兩歲的她每晚還是喝母奶,一歲十個月前甚至一晩要喝四次,想說反正躺著邊餵邊睡沒差也就不急著斷奶,滿兩歲後已經減少到一兩次了。不過睡覺前她還是一定要喝,為了拖延一點時間讓我準備好,只要她說「我要喝奶奶」我就問她:「沒問題沒問題,那果醬今天想喝什麼口味的奶奶呢?」她會很期待的邊笑邊說:「阿恩今天要喝blueberry的口味的好了」,我再問「那是要喝blueberry口味的大~~奶奶還是blueberyy口味的小~奶奶的好呢?」問答的時間剛好夠我躺好姿勢橋好,免得她等不及而哭鬧。
剛開始她只能簡答口味或大小,幾經練習她終於可以完整說出「巧克力的口味的小奶奶好了」,這時還可以再逗她:「可是,今天沒有巧克力口味的小奶奶了,怎麼的好?」她會真的大哭:「討厭嗚嗚沒有了」我心裡偷笑(這小傢伙還真入戲)但裝的很認真,抱著安慰她趁機教育:「哭不能解決問題喔~來,你用說的,媽媽幫你解決。」果醬抽噎:「我要喝巧克力的口味的奶奶啊」「結果沒有了你就很失望是不是?沒關係,今天還有草莓口味的喔,還是你要喝冰淇淋口味的啊?」她眼睛一亮:「恩冰淇淋口味的好了!」再問她要大還是小奶奶,最後還得要和我摩擦鼻子親我雙頰嘴巴共三下,才可以得到她要的母奶,這時她也精疲力竭喝一喝就會睡著了。這個過程是每晚的入睡儀式,我和果醬樂此不疲從不嫌煩(有經驗後也不再哭了學著用說的解決),這份樂趣也讓餵母奶的麻煩顯得很值得,想想果醬長大了很快會自然離乳,我也好珍惜這特別的互動。
六月初在臉書上看到同事琳婷的老二出生了,我們拿給孩子們看:「柚子的弟弟出生囉~來看小baby的照片!」果糖大喊:「哇小杯比好小喔~」果醬開心地說:「小杯比,是我嗎?」柏川只不過回了一句「你長大了不是小杯比了」,果醬就掩面大哭:「嗚.. 我沒有小杯比了我是小杯比啊」我們越告訴她你長大了她就哭得越傷心,我說小嬰兒不會走路說話沒有牙齒不能吃糖好可憐,她似乎只聽到不能吃糖又狂哭:「嗚我好可憐」就這樣莫名哭了十分鐘哭夠了才停止,我心想還好果醬不是老大不然我就慘了。
這半年吃了許多喜宴,有天果糖問我:「媽媽,為什麼我都沒看過你當新娘子?」我指著牆上的婚紗照說:「媽媽當新娘子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啊~」果糖還在思考時果醬立刻搶著問:「那我呢?」一聽到我說她也還沒,果醬又哭了:「討厭嗚嗚嗚我真的很想出生啊」我趕忙說有你有出生,姊姊出生完就換你出生啦,果糖聞言大喊:「耶!我出生了」然後安慰果醬:「妹妹你也出生了喔~」,這才讓她破涕為笑。
不知是愛唱反調還是真的很喜歡姊姊,每次問她你是誰她就露出調皮的笑容說:「我是果糖」,從來不說我是果醬,有幾次說實話會回答:「我是小杯比」或「我是妹妹」因為姊姊都這樣叫她,不然就是說:「我兩歲」。姊姊和我嘔氣的時候果醬會跑來關心:「姊姊,你怎麼了?」果糖雖然在氣頭上說我不要理你,但我會強調:「你看妹妹多愛你啊~她看你生氣了心情不好還過來安慰你耶!」這話特地講給兩姊妹聽,利用機會多講幾次她們便會知道要怎麼表達愛,甚至自己自豪地說出來:「媽媽你看我有分妹妹吃一口,我很愛妹妹」。
妹妹犯規果糖當然也會來告狀,不過有幾次我或阿嬤糾正妹妹的時候口氣大聲了點,果糖就會跳出來說:「媽媽/阿嬤你不要這麼兇她,我很愛我妹妹」,走路時要下樓梯她也會主動牽起果醬的手:「來妹妹,姊姊牽你喔要小心下樓梯才不會跌倒痛痛喔~」,Queenie三歲半的孩子要幫果醬穿鞋:「喂她是我妹妹耶,我來幫忙!」小蘋果表姊一直問果醬問題(你跟我回家好不好、住我家好不好、你媽不去你自己來住好不好…)果糖在旁聽了許久後開口:「ㄟ你不要欺負她,她是我妹妹!」
貼心的果糖除了愛護妹妹也很愛全家人,只要阿公阿嬤爸爸或我喊累她就會立刻靠過來:「我來幫你槌搥背」,力道很夠真的很舒服,晚上睡覺前我們趴在床上,讓體重剛好的她踩背真是一種享受。只要我和柏川講話口氣很兇,果糖就會問我:「你生氣了嗎?是生我的氣嗎?」我一定向她解釋爸爸做了哪件事讓我生氣,例如我接孩子回到家九點要睡覺了他自己在家整晚卻只上網連澡都沒洗。有一次我去沙鹿接她們回家,果糖動作慢吞吞被我罵了,上車一會兒後她情緒平復下來跟我道歉,我也為自己發脾氣道歉,她竟然接著說:「那你等一下回家不要罵爸爸好嗎?」我問為什麼,「因為啊每次爸爸沒洗澡你就會罵他好兇,你不要這麼兇嘛,我愛我爸爸。」柏川真是沒有白疼她。
四歲了果糖貪玩,九點就寢經常已放寬到十點還不肯來刷牙睡覺。有天我很累了便下最後通牒:再不來刷我就不幫你檢查,去找爸爸我要先睡了,果糖仍故自玩耍不回應,但我剛躺下她就拿著牙刷蹭過來:「刷牙,媽媽幫我」,我說去找爸爸,她撒嬌:「但是爸爸在洗澡啊~我想要現在刷,媽媽刷」「沒辦法,我剛剛要幫你你都不理我現在我累了要睡了,請爸爸刷吧。」「那我就不要刷了!」「好吧,那今晚你不能跟媽媽睡了,不然你嘴裡都是小蛀蟲會爬過來吃掉我的牙齒。」要拉我的頭髮才肯睡的果糖聞言大哭:「那我就沒有頭髮了嗚」任憑她怎麼哭怎麼哀求發誓下次一定配合我都不為所動,等柏川洗好澡幫她刷好牙才讓她躺在我旁邊。
大概是心情激動她睡不著,安靜躺了一會兒後小小聲抱怨:「每天都要吃飯、每天都要洗澡、每天都要刷牙,唉~ 很麻煩耶!」我心裡想笑,這三件事就是我下班回家到睡覺前最常要求她配合的,她看我沒有回應又繼續說:「我們小朋友啊就是喜歡玩啊!為什麼不讓小朋友玩就好了呢?玩一玩還要過來刷牙~真的是很不高興!」是啊,玩到一半被迫中斷心情怎麼會好,於是先同理她:「媽媽知道你想玩,才玩到一半要來刷牙很生氣對不對?可是媽媽已經讓你多玩到十點多了,媽媽也好累了明天還要上班必須要休息了。媽媽最愛你了如果可以媽媽一定會讓你玩得開心,但是真的不行的時候也要配合媽媽啊好嗎?」果糖點點頭:「好的媽媽我知道了,我下次再也不會不配合了。抱抱~」我們抱著互相耳邊說我愛你,算是合好了。
果糖也漸漸學會「哭沒有用,用說的請別人幫忙/用頭腦冷靜思考來解決問題」。例如晚上我累了不想陪她玩,她央求「我還有很多電,有瑜珈電、跳舞電、唱歌電」我回答:「可是媽媽沒電了」,她想一想:「啊我有好辦法」我以為她要幫我搥背正高興呢,只見她揮手大喊:「分電,分電,分電!我分你好多電,你就有電陪我玩啦~」她喜歡排椅子把自己圍住假裝蓋個家,看中了我和婆婆坐著的椅子,她直接走過來說她需要椅子請我坐地上,可是她不敢這樣跟阿嬤說,於是她坐在阿嬤面前的地板上大聲宣布:「哇好舒服喔,台中阿嬤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坐地板,真的很涼很舒服喔,(拉著阿嬤的手)來你試試看!」婆婆照坐後還問她:「很舒服對不對?我就沒騙你吧~」然後開心地站起來搬走空椅子:「耶我有椅子了可以蓋我的家了!」
愛看電視的果糖也懂得如何要求阿公阿嬤:「阿公我剛剛自己坐小馬桶尿尿可不可以看?」「阿嬤我有乖乖吃飯讓我看一下好不好?」雖然一次只看半小時,但她會早上中午下午各問一次,累積下來也看了不少,電視對她的影響深遠:她愛說卡通裡的台詞(魔法莎莎有邊際魔法),開始幫布偶取名(摸摸布突、習寫啾啾,靈感可能來自外國卡通角色的譯名),連項鍊也取名magic cloud戒指是magic boo手環叫magic play(應該是走美少女戰士風)。最明顯的是開始愛漂亮,每天都要帶項鍊戒指要求穿裙子,衣服顏色不鮮豔不穿、不是澎裙也不穿:「這個又不漂亮,我要穿漂亮衣服當美女」、「沒有裙子我要怎麼跳舞」,她超模仿幼幼親子台上的姊姊們:「大家好,我是櫻桃姊姊,你看我穿漂漂亮亮的今天要來跳的舞是芭~~舞!」然後就手舞足蹈自己玩得很開心。
我曾經想過要寫信去電視台提醒他們注意性別刻板印象,希望這些姊姊們可以多穿褲子,不過陪孩子們認真看電視後才發現,七成的卡通女主角都是穿裙子的同事說她家沒電視女兒也是一樣愛漂亮,因為幼稚園裡有同學會互相比較,看來刻板印象無所不在只能自己家教努力翻轉了。小女孩穿得漂亮總會得到大家讚美,潛移默化之下也難怪果糖想打扮自己啦~ 每晚一說要洗澡她就興沖沖跑去衣櫃,自己搭配一套衣服連同項鍊髮夾放在床上,早上起床還要求要先綁好頭髮才肯出門。
為了要在頭上夾蝴蝶結,早上我一叫果糖她就會乖乖起床,綁好頭髮夾上漂亮髮飾,站在鏡子前欣賞一下再去門口穿漂亮鞋子後,她就可以自己出門。我再也不用每天抱著睡眼惺忪的她上車,可以在門口向她親吻道別,她自己跟著抱果醬的柏川走下樓,真的輕鬆不少,長大愛漂亮總算有點好處。
柏川總說果糖愛漂亮、果醬愛哭是遺傳到我,我說果糖好胃口像我、果醬挑嘴像他,而愛吃的果糖卻不像我喜歡用手直接拿著吃,不愛沾手這一點像極了柏川(他連吃洋芋片都用筷子夾)。每次我看著孩子聽著她們說話,就會像這樣看見某一部分的自己或柏川,因此教養孩子常常也是反思自己的行為或價值觀。不過我也常提醒自己,孩子雖然帶著我們的基因卻排列組合出一個新的獨特的個體,她們也許很像我卻不是我,隨著她們逐漸長大有自己的想法,要她們聽我的話完全配合與要尊重孩子意見之間的平衡,仍是我正在學習的功課。就讓我從傾聽她們聊天開始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