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175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南湖圈谷雪地訓練(3) 暴風雪的滋味

乙華說今天過五岩峰可能會架繩確保安全,因此決定早上八點到十點先在山屋前練習確保勾環通過固定點,還要我們一手拿登山杖冰斧只用另一手單手操作。雪還在下,外面冷到不行,待上厚手套手指已經不靈活了,還要打繩結根本弄不好,不過每個人都很認真的練習兩次。乙華評估雪況應是鬆雪多於硬冰,叫我們收起冰爪穿登山鞋走就好,因為穿冰爪走在鬆雪上容易滑倒扭傷反而難走。於是我們收拾好穿上裝備,準備踏上歸途。 爬上圈谷這段路已和來時截然不同,路旁的溪雖還在流動,不過水面都結薄冰積雪,我們一步步小心地跟著前面的腳跡走。回看圈谷已是白茫茫美得驚心動魄,但這攝人的美我已無法駐足欣賞,因為風越來越強夾著雪花不斷打在身上,用背包擋風的結果就是背包開始結霜,真佩服隊友還能拿相機出來拍照!很陡的地方積雪較少雪比較硬,得等領隊用腳踢出雪階,站在風雪中等待一秒鐘像一分鐘那麼長,終於一步步走上稜線之後,乙華大喊:「歡迎來到冰河時期的南湖!」真不敢想像這裡是亞熱帶的台灣啊… 稜線上風很大,雪更深了,隨便踏下去小腿就沒入雪中,我不一會就放棄把鞋子褲子上的雪拍掉,要節省力氣努力往前走。五岩峰上的鐵杆還有三分之一暴露在雪地上,所以只要踩穩腳步握著鐵鍊慢慢走,這些瘦稜還是可以通過的,只有最難的一段近乎垂直的岩壁乙華和洪川才架繩。我們在較避風的一處樹叢旁等著,把結冰的背包套拉開拿東西吃補充熱量,身體都凍僵了手指超不靈活,連拿顆糖都要花很大的力氣,真不知教練們怎麼架繩的…冰雪岩壁超恐怖,白茫茫中腳要踏哪裡根本看不清楚,手指頭又僵得抓不住繩子,有一小段我就掛在那裡不知該怎麼辦,幸好有隊友的幫忙,安全下來後我愣了一會兒才勉力恢復鎮定,繼續慢慢往前走。 風雪更大了,雪花黏在墨鏡上遮蔽視線,帶手套的手無法取下來擦鏡片,得摸索著走近柏川請他幫忙。白色的雪白色的樹白色的岩壁,一片白讓人不知道路在哪裡,竟連前面隊友的腳印也看不清楚,像盲人般踩著雪一腳高一腳低走起來超痛苦的。 好不容易在暴風雪中過完五岩峰大家高興的歡呼,沒想到平緩的審馬陣箭竹草原更難走!這裡的雪太鬆太深,根本看不出路在哪裡,常常開路的人一腳踩下去,就整個人陷入雪中,雪深及胸口自己根本爬不出來,於是後面的隊友要幫忙拉一把,再後面的人就換個方向開路。比較好走的路雪都深到膝蓋,每一步都得費力的把腳拔出來,風雖然小一點卻仍冷得無法休息吃東西,大家的體力都快耗盡了…在雪堆裡掙扎著往前,看著雪黏在身上然後褲子外套就結冰變硬,連我露在外面的頭髮口罩也結成冰塊,冷到不行!
下午四點,我們終於走進較避風的森林裡,可以下背包休息了。努力敲下結冰的吊帶與背包套,吃點東西上廁所,大家決定走夜路拚回雲稜山莊。接下來這段路因為海拔降低比較溫暖,走在森林裡也沒有惱人的狂風,所以大家士氣大振一路上有說有笑。傍晚的積著雪的森林魔幻淒美,黑色灰色白色深深淺淺地勾勒出特殊的氛圍,彷彿下一秒就有精靈會從樹後面跳出來。幸好我們人多勢眾所以不怕,邊走邊聊點亮頭燈繼續前進。越走氣溫越回暖,樹上積雪消融滴滴答答打在身上,又是一身濕淋淋的回到雲稜山莊,已經晚上八點,隨便煮個泡飯吃完就睡了。 最後一天早上,我們竟在久違的陽光中醒來!經過連續五天不間斷的風雪,大家都開心地跑去外面曬太陽。下山途中我和川還去撿了多加屯基點峰,海拔兩千九的多加屯還留有殘雪,這波冷鋒的威力真是驚人。在溫暖陽光中走在美麗的針葉林裡真是太享受了!雖然很可惜沒看到藍天下的白雪、沒實際穿冰爪走路,但是平安地經歷暴風雪中過五岩峰的驚險已經夠難得了。下山後我們還去礁溪洗澡泡溫泉吃慶功宴,為這次紮紮實實的南湖雪訓話下完美的句點。 附記 行程如下: 初二/陰 坐車到台北接隊友—宜蘭思源啞口—走林道6公里 (林道盡頭登山口紮營) 初三/雨 登山口—多加屯—雲稜山莊 (住雲稜山莊) 初四/雪 雲稜—審馬陣山—五岩峰—南湖圈谷 (住南湖山屋) 初五/雪 圈谷雪訓 (住南湖山屋) 初六/雪 五岩峰—審馬陣山—雲稜山莊 (住雲稜山莊) 初七/晴 雲稜—多加屯—登山口,礁溪泡湯慶功宴 (照片感謝隊友Kevin,阿超,文辰不畏風雪勇敢拍攝)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