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14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寒假尼泊爾18日行(3)— ABC山景隨筆

在安娜普娜山區健行,每天都要陡上翻過山稜再直下至溪谷,過吊橋再上稜再下溪重複個幾次,明明昨晚和今晚住宿的村莊海拔高度差不多,卻要花一整天的上上下下。不過也因此見識到了許多美麗溪谷,依海拔高度展示著不同的樣貌。 健行的第二天去Jhinu Danda泡溫泉,照理說應該在溪畔,但當天過了兩次溪谷卻還要爬陡坡上稜才到。原來Danda意思是山丘,而溫泉則是在溪水上游,離村莊15分鐘腳程。當地人在溪畔用水泥圍成三個池子,人不多,39度的溫泉泡起來很舒服,一千多公尺的植被像極了台灣中級山,氳氤裊裊的此時此刻真像是回到台灣啦!泡完後還有水管接溫泉水可以沖澡、有竹子搭的更衣室換上乾衣服,回到村子裡的旅店享受熱騰騰的晚餐,這樣的山居生活享受極了! 走到第四天高度到三千公尺後明顯變冷,偏偏Deorali餐廳裡的暖氣壞了。嚮導Ganesh拿出一條超大的羊毛圍巾,蓋住我們四人的腳,就這樣在餐廳擠著取暖聊天唱歌。七點左右來了一團24人的韓國教師,全是中年男性,其中一位是鄧麗君的歌迷會說中文,還跟我們點鄧麗君的歌!第五天要再上到四千公尺,狹小的山徑蜿蜒在銀白色溪谷,對岸不時可見掛在山壁上的冰瀑,魚尾峰也以各種不同的角度一路伴隨我們陡上,壯觀極了。不過路上雪更多更硬,又陡又滑,人來人往得常停下來讓路。 十點半過了魚尾峰基地營MBC(3700M)之後,空氣明顯稀薄很多,路已經沒那麼陡我們卻越走越喘,沒吃午餐又冷又餓又喘我們越走越慢,下午兩點終於到ABC時都沒力氣開心了。 四千一百公尺冰冷的霧氣圍繞,大家都到餐廳取暖吃東西。不過這裡的暖氣只能燒瓦斯,煤油味很重嗆得我直作嘔,只好隨便吃兩口飯就回房躲在睡袋裡取暖。整個下午只有柏川興致勃勃,在基地營到處啪啪走,高山症發作的一香頭痛又嘔吐趴在餐廳吹暖氣休息,情況不錯的湘媚也待在溫暖的餐聽和Ganesh唱歌,我則是窩在睡袋裡直到夕陽西下,才被柏川拉出房門外欣賞餘暉中的橘紅色魚尾峰。 晚上大家都睡不好,吃早餐時一聊發現都頭痛睡不著。雖然天氣不好沒有看到日出,不過因此多睡了三小時。吃完早餐後我精神都恢復了,已有閒情逸致欣賞矗立眼前的銀白巨峰,可惜拍照留念後我們就得踏上歸途。一香迫不及待往下走,柏川卻遠遠落在後面,留戀不捨地三步一回頭,沿路走沿路對著地圖辨認山頭。他盯著群峰狂熱入迷的神情告訴我,這個被八千公尺高峰環繞著的谷地就是他的天堂,而我很開心自己能陪他在這裡一起享受這壯麗的絕景。 離開天堂後,我們得陡下兩千公尺到Sinuwa,這一段距離很遠(上山時我們走了兩天),不過都是下坡挑夫們走的飛快。下午三點到Bamboo我的大腿已經酸到不行,卻看到挑夫們把攻頂前留的所有行李扛上肩頭繼續走,他們背這麼重而我是雙手空空,哪有抱怨的資格?五點終於到旅店時累斃了,根本不知道明天該如何繼續走,不過吃飽飯洗個熱水澡外加尼泊爾式按摩大會,這才恢復了精神。 健行第七天,一路陡上回Chhomrong後要再下溪谷再上稜線…走到後來雙腿都已酸到麻木了,但因為沿途時時有驚喜:發現老鷹在天空盤旋、山谷底隱隱傳來山羌鳴叫、黑臉白毛長尾猴在樹梢嬉戲,這些珍貴的片段總讓我們開心好半天,有了繼續走的動力。 那幾天天氣都很好,群山壯麗連綿的稜線讓人讚嘆。我永遠記得拖著酸痛的腳終於踏上Tadaponi,眼前在朝陽下銀光閃閃的壯麗山景:安娜普娜群山與尖聳的魚尾峰--只要看一眼,疲憊就煙消雲散,頓時覺得再怎麼酸痛都值得啦!接下來雖然又要下溪再上稜才會到Ghorapani,但是心情好步伐也輕鬆了起來。 再上到稜線之後,終於見到世界第七高的道拉吉里山(Dhaulagiri, 8167M)。唱了好多天的尼泊爾民謠”Dhaulagirima sake gun tirula natsa firi ma (道拉吉里山啊我願為你獻上我的生命)”,終於親眼看到它雄壯的銀白山塊矗立在地平線上,旁邊還有一路相伴的安納普娜群峰和魚尾峰,站在山脊上看著180度的峰峰相連,讓每個人都開心的大叫唱起歌來。 當晚住在繁榮的Ghorapani,三樓高的木造旅館林立,還有書店、肉舖和郵局。Ganesh請我們買隻雞犒賞一週沒吃肉的挑夫們,當晚就由他們掌廚煮雞肉咖哩。我們坐在有大片窗戶的飯廳裡烤火等晚餐,看著窗外的夕陽染紅道拉吉里山與安娜普娜山頭,啜飲著熱巧克力,人生啊!就該這樣享受! 健行第九天清晨五點起床,摸黑要去看Poonhill日出。山徑上早已擠滿了要上山的人,山頂更是人山人海。從剛出門時黑漆漆的天空上一輪明月,走到半山腰時天色轉為靛藍,隱約可見山脈在月色中起伏,無比寧靜的美讓我想起王宏恩的「月光」。 山頂風大很冷,搭了間小店賣熱茶給絡繹不絕來看日出的觀光客。六點半的天空已經是亮藍色了,地平線也漸漸透著金光,但太陽就是耍大牌不肯出來。直到快七點,安娜普娜山、道拉吉里山、魚尾峰面東的那一邊紛紛染上粉橘紅色淡妝,就像看到心儀以久的偶像那般羞紅了臉,然後炫目金光一閃,太陽不及不徐地從對面山丘的稜線上升起,讓久等的群眾發出驚嘆--哇!日出! 銀白色的群山在朝陽下閃爍著金光,把我們迷得目不轉睛,柏川拉著Ganesh逐一數著山頭念著它們獨特的名字。安娜普娜山塊和道拉吉里山塊間夾著一條世界最深的溪谷,一片翠綠的森林在眼前舖天蓋地的展開,到天際線卻突出為峋嶙雪峰。舉目四顧,360度的視野讓人流連忘返,但是Ganesh已經催著我們回去吃早餐了… 吃完飯後,開始下山,十天的ABC健行已接近尾聲了。越往平原走,觀光客和叮叮噹噹的騾隊就越多,城鎮也越來越熱鬧、房子越來越高、水泥建築也越多,最後一晚在山城Tikhedhunga的旅店晚上還用燈裝飾的富麗堂皇。 這些小細節都提醒著我們即將回到現代化的城市,而我心中則充滿對文明又想念又厭煩的情緒。隔天中午走到登山口NayaPal,經過熱鬧熙攘的市集,在車輛排放的汽油與廢氣中,我已經開始懷念山上的日子… 下午坐車回到城市Phokala,很久沒看到車子了,也不用再自己走路,但我卻暈車暈得厲害,趕緊倒頭就睡。睡眼迷濛中,彷彿又看到那些雪峰環繞著我,又再度漫步在群山間寧靜的部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