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175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千呼萬喚始出來—果醬誕生記

比起上一次懷孕天天在數日子等檢查報告,這一次真的寬心很多。該做的羊膜穿刺、基因晶片、高層次超音波一樣也沒少,但可能有了果糖這個成功的經驗,比較沒有那麼提心吊膽了,甚至只記得產檢日期而忘記現在到底是懷孕第幾週第幾天。飲食上也沒有像上次特別忌口(如:絕不喝茶與咖啡、刻意多吃牛肉),吃飽就好也較少吃零食,再加上還有果糖要照顧比較累,這一次懷孕體重只有增加九公斤,比起懷果糖時胖了15公斤真的差很多。而果醬在30週時就乖乖地把頭轉下來啦,因此我滿心以為這次篤定可以自然產不需催生了。
沒想到懷孕到最後一個月,可能因為接二連三的吃蛋糕,再加上請了產假整天在家休息,果醬的體重突飛猛進,以每週多300~500 克的速度增加。眼看肚子越來越大,都不能彎腰陪果糖玩,也不能抱她,每當她看著我說:「果要抱果糖」、「迷咪抱果糖,拜託~」我都好心疼,超希望果醬可以早一點出來。
但我的肚子裡似乎舒適的很,快39週了還一點動靜也沒有,醫生產檢時預估寶寶已經3700克了建議我早點來催生。和川商量的結果,決定再等果醬三天(實在是很想自然產啊),真的沒有就週五下午(預產期前三天)去醫院催生。
直到那時為止,所有人都覺得催生會很順利,因為上次從打催生藥到生出來花了45小時,這次第二胎產程可能會更快,搞不好早上打藥晚上就生了。於是當媽媽翻了農民曆說週五諸事不宜建議我們週六一早再去醫院,而週五那天剛好是我和川的結婚紀念日,我和川便去東海吃個久違的兩人晚餐。
週六早上到了醫院產房,都換好衣服準備要打針了,我的主治醫生卻來電說她當天趕不回來,請我週日再來她怕又肩難產要親自幫我接生,我和川只好先回家,下午還帶果糖去果汁家玩。
終於開始催生已經是預產期當天。週日早上十點半,住院醫師先塞栓劑讓子宮頸軟化,下午兩點就開了兩指,而且跟上次比起來不怎麼痛,不過為了預防萬一我還是打了減痛分娩針。那時還想說大概晚上就會生了吧!哪知道到週一早上八點還是只開兩指,醫師便加了點滴注射催生藥希望加快產程,還要我下床多走動,到週一晚上勉強是開了三指,但寶寶的頭一直不下來,子宮頸也還厚厚的。週二早上醫生再塞一次栓劑,說再沒進展的話,看要先回家休息三天再來還是就直接剖腹了。
剖腹產從來就不是我的選項,但是怕再等下去,寶寶長更大到時更難生。於是和川與爸媽討論後,決定週二再努力一天,如果到週三早上再沒進展就直接剖腹了。週二早上塞完栓劑後,終於有非常疼痛的感覺了,減痛分娩也派上用場,除了十分鐘一次的痠痛無法化解外,其他的宮縮確實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就這樣撐到週三早上六點,雖然子宮頸變薄了但還是只有開三指,寶寶的頭也沒下降,護理師們就開始幫我準備剖腹產:確認空腹八小時、雙手打點滴、下腹部除毛消毒等。
原本以為剖腹產反正都半身麻醉了,就算被劃一刀應該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沒想到人是清醒的卻「一點感覺都沒有」超難受的,整個人僵在手術台上卻不能動也看不到發生什麼事,心裡從沒經歷過那種恐慌害怕。而且明明說是「半身」麻醉,但是我卻是從脖子以下都沒感覺,雙手也不能動了,連呼吸都感覺困難、話也無法大聲說,心中加倍恐慌,越慌呼吸就越急越難,整間房間開始天旋地轉讓我想吐。護理師拿了氧氣罩放在我的臉上,說我的血氧濃度是ok的要我放輕鬆不要擔心,幫我把頭轉側邊要我想吐就吐她會處理,才讓我安心一點,閉上眼專心數著自己的呼吸,專注地想著果醬讓自己有勇氣忍受這一切。
恍惚中聽到了嬰兒清亮的啼哭聲,伴隨著醫護人員的嘖嘖稱奇:哇好大隻四千多!我才放下心來,頭暈想吐的感覺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沉沉的倦意,勉強睜開眼看果醬親她一下我就昏睡過去了。果醬清理完畢就帶出去給柏川看然後送入嬰兒室,我則在昏睡中完成剩下的手術縫合部分,接著被帶到恢復室觀察。這時麻藥開始消退了,我立刻被痛醒--感覺就像有人砍你一刀後還在傷口上狠狠地踩著,痛到不行但我心底卻有點慶幸:能有感覺真好!
不過隨著雙手雙腿逐漸恢復知覺,痛覺也越來越強烈,打了止痛針根本和沒打一樣,即使我動也不動傷口還是熱辣辣的痛,尤其是回到病房後躺著第一次餵奶,果醬的吸吮刺激子宮收縮,哇!痛徹心扉啊痛成這樣護理師還要我在床上多翻身動一動,才不容易腸沾黏唯一的救贖就是趕快睡著,只有睡著才沒有感覺,因此週三那天下午與晚上我都呈現昏睡狀態。週四一早,護理師就來拆尿管,當天的任務就是要下床自己尿尿。第一次下床才知道什麼叫舉步維艱,每一步都得像慢動作電影一樣一公分一公分慢慢移動,不過幾次以後就好多了,尤其下午拆了點滴之後動作更方便,身體漸漸恢復的感覺真好。
事後雅芳醫師來巡房,她說沒想到寶寶會這麼大,那時她在手術室已經下刀切好開口了,寶寶卻拉不出來,只好又左右各再多切兩公分才拉出果醬。寶寶這麼大應該也是催生失敗的原因,也許3812克的果糖就是我的極限了醫生也交代剖腹產的傷口不是只有表皮這一層,裡面也還縫了好幾層,走路時裡面的縫線線頭會摩擦到皮膚很痛,建議一定要用束腹帶,等到縫線自行被身體吸收才好。
在醫院待到週日上午出院,剛好整整一週,把柏川請的假全用光了媽媽得在家顧果糖無法分身,還好堂妹貝兒已申請上大學,高三停課後天天都來醫院陪我聊天,幫我擦澡跑腿抱果醬,也讓柏川可以回家洗澡拿東西,超感謝貝兒讓我住院的這幾天能好好休息復原。
沒想到人家都說很好生的第二胎,卻讓我吃足苦頭啊!至於為什麼會生出這麼大的寶寶呢?好多護理師都以為我有妊娠糖尿病才會生巨嬰,一聽到我只胖九公斤卻生出408557公分高的寶寶都不可置信。醫生說很有可能是遺傳,因為川出生時也是四千多克,我則是三千七所以果糖果醬都很大隻
體重都控制到這樣了,想生個兩千多的小寶寶還辦不到,早知道就直接剖腹少捱點催生的痛幸好兩次生產都是有驚無險,真的很感激上天的眷顧,果糖果醬都平安健康,我和川已經很滿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