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0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暖冬遊記

十一月中,小圓阿姨約我們去谷關度週末,住她朋友在裡冷部落裡新蓋好的避暑小屋。爸爸開車載媽、小圓阿姨與姨丈、二阿姨,還帶了二阿姨的孫子李連,有小孩伴可以一起玩果糖超開心的。我們約好八點半在我家門口,兩輛車一起上山,十點多就抵達裡冷部落了。
阿姨朋友的房子剛蓋好,室內有三間房兩衛浴一客廳,廚房與餐廳則在開放的門廊上,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山景非常享受。
媽媽與阿姨一到便忙著張羅午餐,老爸則是騎著屋裡停放的腳踏車出去晃晃,兩個小孩先在室內跑來跑去玩躲貓貓,李連小哥哥對果糖很有耐心,即使果糖不會躲被抓到還會哭,李連也耐著性子教她。
玩膩了他們就在寬廣的前院追逐玩石子拔雜草玩,李連也願意和果糖玩家家酒,假裝煮東西吃,柏川則是在前院試搭上週才買的客廳帳,用捕蝶網抓蝴蝶給孩子們看,教他們用圖鑑辨識。

下午吃完飯,我們在門廊上泡茶談天,傍晚在去谷關泡湯。
隔天早上柏川陪果醬繼續睡,我陪著早起的果糖在社區裡散步,看圈養的雞群、路旁的百香果園,和遇見我們的當地人寒喧。吃完早餐把孩子留給媽媽阿姨,我和川騎著車繞著社區一圈,才發現這裡竟然至少有三個露營區,下次可以約大家一起來玩。
中午表姊表姊夫也到了,大家一起吃完午餐後,去溪邊抓蝌蚪玩水,再回家玩到傍晚,和阿姨的屋主朋友一起晚餐後才下山。
每次往山裡走都車程遙遠,但谷關真的離我們好近,這個週末在山上放空與家人團聚,整整兩天只待在同一個部落裡完全沒有行程,但也過得充實愉快。



十二月初,學校運動會週一補假,剛好我和川同一天,便約了爸媽一起參與豐中教師會的活動,去澳萬大走走。
 我們四大兩小剛好自己一車,和同事們直接約早上十點在澳萬大遊客中心碰面。一大早把果糖挖起來,在車上吃早餐,結果她生平第一次暈車不舒服,在霧社竟然吐了停下車清理,以為這次狀況不佳大概無法和同事們走步道了。沒想到一下車果糖就生龍活虎迫不及待地揹上她的小背包,直喊著:「出發了!耶~ 來夠(let’s go)!
教師會請了兩位解說員,一位說明澳萬大園區歷史與遊客中心周圍植物,另一位隨我們下好漢坡走至松風嶺沿途解說。
 
柏川揹著果醬,我牽著果糖,在大家停佇聽講解時找路邊花草昆蟲給她看,讓她撿拾枯枝落葉把玩。走到好漢坡時再由柏川揹著果糖陡下,爸爸幫我抱果醬,下至溪底後再由我接手抱果醬緩上至松風嶺,果糖則由爸媽牽著慢慢走,走累了再由柏川揹。
雖然揹著果糖果醬上坡頗累,但能在鬱鬱蒼蒼的森林裡散步還是讓人心情愉悅,尤其這是一條充滿回憶的步道:和爸媽尋找童年時我們在哪個地方拍過照(媽還記得我穿什麼衣服!)、和柏川邊走邊聊大學時縱走經歷--北三段走完從這裡出來也是重裝啊只是隨著年紀漸長,肩上負載的已不再只是自己的理想抱負,而是家庭孩子等責任了不過不管背負著什麼,就這樣一步步慢慢走,總也會走到目的地的,而這一路的辛苦日後想來也會是自吹自擂自豪的回憶吧。
爸媽都是健腳,幫我揹著午餐仍步履快速,背著孩子帶著父母還能同時走到,讓同事們大為讚嘆。過了一個長吊橋便是松風嶺了,走在吊橋上果糖興奮地說:「跟小狗汪汪汪(伊索寓言故事)一樣,要過橋囉!」又有點害怕緊緊牽著我的手好可愛啊!
到了松風嶺,我們在松樹林灑滿松針的地上舖了墊子,讓果醬可以自由活動,同事們則坐涼亭旁階梯拿出簡單的麵包飯團。有媽媽在我們的午餐豐盛不已,花生毛豆米糕大餅之外,還切了一大盤柳丁請同事們吃讓我超有面子
同事們吃完飯便先回去了,我們反正不趕時間多留一會兒:果糖跟著爸爸與柏川去探險(找北三段登山口),果醬和媽媽與我躺著享受午後溫暖的陽光,來往的遊客看到果醬都驚訝的多看幾眼,對他們來說這裡已算是深山了吧竟然有小嬰兒,但對我和川而言,這裡只不過是登山口啊,要等兩姊妹再大一點才能帶著她們,走進中央山脈的懷抱裡感受台灣群山獨特的魅力。
回程兩姊妹睡翻了,幸好有柏川揹果糖,我和老爸輪流抱果醬,不一會兒就回到遊客中心的大草坪了。夕陽西下,黃昏的山景特別美麗,便把果糖果醬放下來拍張照再吃點東西補充體力。
在爸爸的堅持下我們還去走瀑布區的步道,直到天色全暗才依依不捨的離開澳萬大,下山去南投吃晚餐再回家。


十二月中,得知王宏恩會在羅娜村花卉園區聖誕音樂會壓軸演出,難得有距離近又不售票的機會欣賞偶像的表演,於是決定帶著小孩衝啦~柏川很迅速地找了望鄉的都構密斯民宿露營,並在臉書上邀大家一起來,雖然時間倉卒仍約到婉婷學姊一家人同行,大家直接約中午在營地碰面。
南投離台中也不遠,十點出發十二點就到了,我們還繞去水里買炒飯上山吃,抵達營地後再煮個湯就是午餐啦!整個民宿空蕩蕩的只有我們一家人,連主人也不在,我們彷彿闖入了遺世獨立的小世界:小木屋綠草地與原住民式涼亭(中心是個石頭圍成的烤火爐),在溫暖的午後陽光中顯得格外寧靜美好。
搭好帳棚後學姊他們也到了,多了兩個大哥哥作伴果糖很開心,小男孩們幫忙搭好帳棚便迫不及待去打羽球,藍天綠草與孩子們活潑的身影真是一幅美麗的畫。玩到三點準備出發去羅娜村聽音樂會時,發現果糖大便了還不願意換尿布,躲的遠遠地不肯過來,我心裡一急便衝過去,抱住她一路跑回來,不想山路崎嶇一不小心拐到腳踝跌了一跤,母女二人在地上滾了幾圈,穩定心神確定果糖沒事後,才發現腳踝熱辣辣的劇痛,根本站不起來。
目睹我們跌倒的學姊立刻過來查看我的傷勢並安撫果糖,然後指揮柏川去拿冰塊請學長抱果醬,我就地冰敷減輕痛楚。冰敷至少半小時後總算好多了,可以自己站起來移動到帳棚旁繼續冰敷,這期間柏川洗了果糖的屁股、換了兩次果醬的尿布(大便)、幫忙移動學姊他們的帳棚(蓋在螞蟻窩上)、處理螞蟻雄兵我都只能靜靜待在原地什麼也不能做,真是悲慘的一次露營啊!
幸好冰敷後疼痛緩解,腳踝雖腫還塞得進鞋子,我們便在夕陽的餘暉中抵達羅娜村外的花卉園區,剛好回南投婆家的文婷學姊一家人已抵達,替我們在觀眾席留了位置。這裡的舞台背景氣勢磅礡,是在夕陽下閃著金光的玉山山脈哪!
可惜天一黑就看不到了而且山上特別冷,幫體力不支睡著的果糖果醬多蓋件外套,便可享受學姊們準備的食物,指使柏川去逛攤位買東西給我吃。熟睡的姊妹倆錯過了精采的開幕表演:布農八部合音、從禮物氣球中跳出來的聖誕老人、免費送氣球糖果等 
開幕後不久學姊們兩家人就先離席了,留我們等著王宏恩的壓軸演出。果糖果醬也醒了,趁表演空檔為她們吃東西喝奶,然後等王宏恩上台時和川一人抱一個,到舞台前的搖滾區享受Biung的演出。
睽違三年再度聽Biung現場,他的歌聲仍然唱進我心坎裡勾起許多回憶,他說他很開心第一次來到布農的故鄉,身為布農族的他好像回到家一樣顯得特別自在,一連唱了五六首歌,然後說在家人前面也不用假裝喊安可了,直接接著唱兩首安可曲。
演出中有兩首快歌他讓全場站起來跟著跳,氣氛嗨到最高點啦我哪顧得了腳傷,也抱著果糖跟著節奏搖擺,當果糖發現所有人都和她一樣瘋狂跳跳跳,開心地大笑個不停,Biung的熱血表演、果糖的開懷笑顏,由舞台燈光渲染成了我毫無保留的快樂!
只是這份炫麗愉悅榨乾了我所有體力,回到營地後簡單換個衣服倒頭就睡了。隔天早上起來才與昨晚抵達的朋友們打招呼,大家在藍天白雲的晨光中吃早餐聊天。這次同行的三個家庭共有六個小男生,就只有我們家果糖果醬是女生年紀又最小,哥哥們無論打球下棋玩牌果糖都插不上手,但她跟在旁邊還頗為自得其樂的。
 
十點大夥兒決定去獵人古道走走,柏川因為我腳傷孩子又小就不跟了,一家人留在營地休息。我以為昨晚著涼不舒服縮在帳棚裡昏睡,期間除了起來餵奶和吃碗柏川煮的麵之外都沒有起來,我記得川和果醬也睡了一覺,但果糖無論如何就是不肯睡,偌大的營地就她一人還自己玩得很高興。
依稀記得朋友們一點多才陸續回來煮午餐,下午兩三點才拔營離開,但我真的很不舒服一直睡,乳房下緣很痛不知是昨天撞到了還是乳腺炎,感覺好像發燒了昏昏沉沉地,完全無法幫忙收拾,就先抱著果醬上車等柏川拆帳棚,川只能自己慢慢收東西,我們四點多才離開。
回到家一量體溫竟是39.5度的高燒,隔天去看婦科醫生確定是乳腺炎,復健科醫師也說韌帶發炎不會發高燒,想來應該是穿了太緊的內衣,晚上睡覺又沒有脫下來,雖然是無鋼圈的不過勒太久深層的乳腺就塞住了,幸好勤餵果醬兩天後就復原啦。
這次露營實在太特別了:是果醬第一次睡帳棚、果糖第一次在演唱會的搖滾區瘋狂搖滾、我跌倒扭傷腳踝,還有第一次乳腺炎精采的2014年以這麼多驚嘆號結束,更讓我期待2015,帶著果糖果醬繼續我們的探險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