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y's Life Record

關於部落格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breath you take, but by the moments that take your breath away!
  • 20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雨中的世界

五月初難得繼鋒寄閑有空,柏川約了週末要一起去東卯山走走。很久沒爬山了還要帶果糖果醬心裡有點怕,不過反正果糖自己走果醬柏川揹,原路來回也不強求登頂,於是硬著頭皮就出發了。早上十點約在谷關大道院集合,天氣悶熱豐厚的烏雲點綴著一小片藍天,但見到了新婚半年氣色很好的繼鋒寄閑,我和川都很開心,果糖更是興奮地直跳腳大笑,我想活力充沛的她自己走應該不是問題啦!
之字型的登山步道既陡又長,不過一路聊天欣賞原始林相,雖然汗流浹背走起來倒是心情愉快。繼鋒寄閑很會逗小孩,一下抓昆蟲讓果糖看一下摘熟梅子給她嚐,不時停下喘氣時還有背包裡的餅乾獎賞她。
我們在岩壁過後的第二電塔午餐,舖了地墊讓果醬也下來走走,休息後續行過3.5K木樁,一路自己走的果糖才終於精疲力竭。雖然想登頂但時間已晚果糖又重,討論一番還是決定下撤。拖著果糖自己走一小段下坡後竟然下雨了,我這才揹起她快步到涼亭躲雨。
這場大雨來得又快又急,我們在亭子裡休息半小時忽大忽小的雨勢仍沒有停止的跡象,於是我揹果醬川揹果糖各撐一把傘繼續往下走。打在傘上滴答的雨聲配上我們規律的步伐,孩子們安睡在我們的肩上,不似來時的聒噪笑語,我們各自以自己的速度走在煙雨迷濛的森林裡,享受難得的寧靜。
高度下降雨勢也變小了,還一度出現太陽,光線灑在被雨水洗得嫩綠的葉子上,樹林瞬間耀眼地美得不可思議。台灣的山林總是這樣變幻莫測,沒有登頂卻能一瞥這動人景色真是不虛此行。另外也發現三歲的果糖已可自己走約六公里(登山口前林道來回2.2K+登山步道3.5K),接下來可以安排一些簡單的郊山啦~
五月中梅雨開始斷續下著,我們應中正登山社學弟妹之邀,回民雄參加山社歸寧日的聚餐活動。週五中翊家豪玉婷便帶著謙謙洋洋霜霜來我家住一晚,果糖好想念兩個小哥哥興奮地晚上睡不著,週六再一起南下中午與學弟妹聚餐。
我們提早一小時抵達,先開車去中正大學體育館溜小孩,卻撞見整排盛開的鳳凰花美艷至極,孩子們在橘紅色的遍地落花中恣意追逐奔飽,吸引許多拍花的攝影人留下這美好的畫面。

這次參加的山社OB(已畢業之校友)約有十幾人盛況空前,不少還是攜家帶眷小孩滿場跑好不熱鬧。學弟妹們很用心設計活動,貼了海報展現出隊紀錄,甚至翻出老照片現場撥放,惹得現場驚呼聲笑聲不斷!轉眼畢業十幾年了,螢幕上自己那些青春的笑顏,乍看竟有幾分陌生~我曾經這麼瘦/青澀/白目活動中更欣賞了傳播系盧威聿拍的畢業作品「背行山林」,還有映後座談更了解高山協作員(俗稱挑夫)的心聲,收穫滿滿!
聚餐結束大家回到校園內的登山社辦看看,資料夾裡仍可找到我們那時代的登山計畫書,回憶剎時湧現感觸良多啊~柏川滔滔不絕向學弟妹們建議暑假縱走行程,我追著小孩跑的空檔時看見他整個人燃燒著對山的熱情,那正是我第一次遇見他時的帥氣模樣呀~ 埋沒在工作育兒家事等瑣事中,我很久沒見他這麼容光煥發了,不知學弟妹是否如同我當年那樣,帶著欽佩的眼神望著學長呢?
狹小悶熱的社辦塞滿了太多回憶值得回味,但孩子們等得無聊已吵著要走,只得牽著他們離開去寧靜湖畔走走,散步至宿舍區的超市買冰棒,再去操場跑一圈。十年了校園裡當時剛種下的樹苗都已長成高聳綠蔭,看著陌生又熟悉,但十幾年後身旁依舊有這些山社老友相伴,彼此的孩子們也玩在一起,真是難得的幸福哪!
週六傍晚下起午後雷陣雨,一部份人去買晚餐,我們則先去益彰學長家放行李和小孩,大元文婷與我們三家人今晚當沙發客請學長收留,家豪玉婷回嘉義娘家過夜。感謝婉婷學姊熱情招待,學長媽媽還烤蛋糕煎蛋餅給大家吃,學長兩位中高年級的兒子也慷慨出借玩具,七八個小孩玩得不亦樂乎。當晚雖陰雨柏川仍興致勃勃帶著手電筒,領軍夜遊去找諸羅樹蛙,我則留下來陪果醬喝奶睡覺。

隔天雖陰雨綿綿,難得聚首大家早餐後仍決定一起去鰲谷溼地走走。先到鰲古生態中心看看鳥類圖片簡介與二樓瞭望台,這時雨勢稍歇便打算走條簡單的溼地步道。哪知開車去福利中心的步道入口時大雨傾盆,下車後大人們想說買個冰棒吃完就回去,雨勢甚大地上已積水及踝,孩子們卻撐著傘跑入雨中踩著滿地積水玩了起來,於是便讓他們撐著傘走一小段步道過過雨中漫步的癮吧~
步道由海邊的防風林開始延伸至溼地內,幾乎全程鋪設木棧道走起來相當舒服,孩子們一眨眼就衝得看不見人,一路用傘玩著遊戲玩著水,果糖年紀小跟不上,但她拿著我同事送的小傘,頗自得其樂跟著我們大人走,連妹妹看了也一直掙扎不要我抱,想下來和姊姊一起玩,便讓她赤腳採著涼涼的雨水走一小段。
大雨中的溼地杳無人煙,只有我們這一群瘋子五顏六色的傘,在灰濛濛的大地中特別顯眼。孩子們衝過頭了,等渾身溼透累了已經太走遠,只好繞另一邊產業道路回來,幸好沿路有遮蔽的涼亭讓我們歇腳,還有文婷學姊帶的餅乾讓孩子們塡塡肚子。回到車上換掉果糖濕漉漉的衣服,與大家告別,趕回台中參加下午四點反中科擴廠的遊行。
今年五月透過台灣護樹聯盟的臉書得知中科要在大肚山砍樹擴廠,砍掉彈藥庫那裡十年來自然生長的幾十萬顆樹,那是台中市西邊最後一塊自然森林了,就在我家後面,因此整個五月我卯起來努力思考自己可以做什麼來阻止中科擴廠砍森林, 也終於鼓起勇氣付諸行動:在同棟大樓所有住戶的信箱裡塞傳單,上課時呼籲學生參與,在辦公室內請同事連署,去林佳龍臉書留言,甚至昨天冒著細雨去靜宜大學門口舉牌發傳單...雖然我知道這根本是螳臂擋車,所有的努力都趕不及政府的一份合法的公文破壞的兇狠...但是如果我願意努力,也許可以幫果糖果醬爭取多一點時間,讓她們將來要生活的世界不要崩壞的那麼徹底...因此縱使大雨我們也要回去聲援這個遊行,希望讓更多人開始關心這個環境問題。
雨真的很大,因此來參加遊行的人沒有預期的多,但我仍看到幾位好朋友心裡很感動。原本柏川揹著果醬我牽著果糖,但果醬狂哭堅持要我抱,果糖一下要上廁所一下要吃東西,遊行開始前著實手忙腳亂了一陣,好不容易搞定隊伍已經出發了。我撐傘用揹巾抱著果醬,堅持自己撐小傘不肯穿雨衣的果糖就跟著爸爸走,從秋紅谷走到市政府邊走邊呼口號抗議。大雨讓人行道積水成小溪(~都市水泥化的結果),卻讓果糖開心地到處踩水,甚至把傘拿開淋著雨,可愛的模樣吸引了超多攝影機,也好,在我和川無法拍照的情況下有人為她留點紀錄,無論年紀自己的環境都該自己站出來捍衛。
等走到市政府時她上衣已全濕了,請柏川去開車拿衣服過來,怕她感冒我抱著她和果醬坐下來,在避雨的屋簷下聽台灣生態協會的短講。果醬終於可以下來伸伸腿很高興,在我身邊搖搖晃晃走著,不時拍拍其他坐著的人然後開心地大喊「拔霸~」,我身旁坐著剛好都是年輕男生,惹得他們的朋友們一陣大笑。果糖坐不住我便起身帶她去後方的空地跑一跑,市政府前佔了一排武裝戒備的警察,和果糖開心的笑聲自由的身影形成強烈的對比。等柏川來果糖衣服也乾了,果醬累了由柏川抱著睡聽著短講,我則看著果糖和巧遇的同事筱津聊天,直到八點多活動結束我們才離開。
接著透過臉書得知,六月六日全台反空污大遊行的台中場,生態協會要帶大家從都會公園走到中科,去實地看看已開始砍樹的彈藥庫森林。集合時間是早上七點半,結果當天早上竟又下雨,考量果糖果醬腸病毒昨晚沒睡好就讓她們多睡一會,到九點起床吃完早餐雨已經停了艷陽高照,我們決定去彈藥庫加入他們再一起從那裡走到台積電。帶著兩個孩子舉著自製的標語,我們跟著聲嘶力竭怒喊希望政府停止砍樹,夏天爆熱霾害嚴重,我們更應該珍惜光合作用可以淨化空氣的樹木森林,短視近利地不斷開發破壞自然,自私的我們將留下多麼糟糕的生活環境給下一代呢
也許開發的利益太過龐大,不論誰執政環保注定都是在野抗爭的命運。但是若我們現在不亡羊補牢地做點什麼,也許以後孩子們再也沒有新鮮空氣乾淨水源了,溼地只剩工廠、山區只有豪華別墅,他們再也不知道生氣蓬勃的森林有什麼樣的氛圍,也沒有農田聞不到稻香,雨落下經過髒空氣變成酸雨毒雨,窮得只剩下錢的人們也許連空氣都要用買的越想越悲觀
果糖果醬在山林裡大雨中快樂的笑臉,會不會變成無法重現的童年回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